【书评‧小说】何敬尧/如镜明心, 妖鬼现形
2019-07-29

【书评‧小说】何敬尧/如镜明心, 妖鬼现形
《云空行》书影。(图/皇冠提供)

推荐书:张草《云空行》(皇冠出版)

宋朝年间,一位云游尘世的流浪者,不知从何而来,不知该往何处去,名为「云空」,如同浮云捉摸不定。他漫游人世,手拿一支竹竿,挂在上头的布条写着「占卜算命,奇难杂症」。他帮人占卦推命,藉此糊口度日。这名术士虽然对俗世没太多慾望,却常常惹上不得了的麻烦,旅途遭遇山魈、黑狐、人蛊、胡桃树妖……等等怪物,目睹无数荒诞之事,这些奇异经验似乎早在他出生之夜引来百鬼夜行就已经注定。

张草撰写的《云空行》,铺陈主角云空的魔幻一生,以他的旅途暗喻世间森罗万象,试图以佛理道心来解析生命的法则。小说不只情节曲折,架构庞大,更处处隐含禅机妙言,笔法融合武侠、玄幻、历史,令人啧啧称奇,很难想像这是作者从十八岁就开始构思着墨的长篇鉅作。

张草成名极早,处女作《云空行》系列小说一开始连载于《皇冠》,成书于一九九八年。虽是长篇小说,但其实本身由多篇短篇故事组成。作者原先预计以十本小说完结,可惜在第八本《恨情书》戛然而止,许多谜题也因腰斩而隐约其词,例如云空与红叶的因缘纠葛。

幸好,二○一九年,出版社再版《云空行》第壹部与第贰部,这两本书包含旧版前五本书的内容。不过,这也非单纯再版,因为作者在新版小说重修了许多章节,也撰写新篇故事,更让云空身世来历更加清晰立体,以飨读者心愿。如同张草在旧版序言引用坎伯《千面英雄》的概念,提到每个英雄都有回归、自省的过程。此次再版,云空的回归也让人殷殷期盼。

《云空行》的主角是云空,他非僧非道、亦僧亦道,游走于魍魉世界,十分具有魅力。但我总认为,作者的企图心并不只是塑造出一名有趣的主角而已。虽说云空是故事主轴,但其实作者更想藉由这名人物,投射出凡世的诸多过客身影,反映人生各种爱恨嗔癡。浮云散空,天清心明,云空如同一面明镜,每个人都能在他的身上望见自己的真实容颜。

例如,铸造杀人兵器的铁郎公,因为往事而痛苦,他在云空面前,终于顿悟自己被自己束缚。甚至连山魈妖怪也在云空的卜卦中,透露自身的愿望。儘管最终山魈的结局是意外的悲剧,但云空也无能为力。事实上,在很多故事中,云空并非解决谜题事件的角色,很多疑难事件其实也无法彻底解开,云空只能以旁观之眼,观察世界的各种变幻,藉此体悟自身该行之路。

这种写法是两面刃,若写得不好,读者会埋怨为何结局总是模稜两可,质疑主角云空似乎可有可无。但作者禅心正是深藏于此,藉由万事万物的相聚离散,述说生死无常。虽然世态转化如云,若能心怀明镜,必可坚定初心,继续往前迈进,这也是《云空行》最让人感动之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