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在纵容国安局、调查局-(刘一德)
2019-08-09
谁在纵容国安局、调查局?(刘一德)
刘一德

一个多月前,立委砲轰国安局将陈文成命案、美丽岛事件及台大哲学系事件等一百多件政治迫害案件档案列为「永久机密」,拒绝促转会调阅及移转档案局,至今无下文。近日立委更发现,调查局逕自将戒严时期「机密档案」保密年限延长三十年。从政治层面来思考,国安机关有系统地掣肘转型正义,恐怕不是蔡总统一句「儘速研处国安局档案解密争议,让相关档案可望解密,公诸于世」那幺简单。

「促转条例」明定的五大职掌首推「开放政治档案」。「国家机密保护法」立法宗旨为「确保国家安全」,与国家安全及利益无关者,当然不在国家机密範围内。国安局及调查局所持的依据都是该法所谓「涉及国家安全情报来源或管道之国家机密」规定,将其定义为「从事或协助从事国家安全情报工作之组织或人员」,显然滥用立法之本意。很难不让人联想,是在保护哪个组织?哪个人?

「国家机密保护法」第五条明定︰「国家机密之核定,应于必要之最小範围内为之。且核定不得为隐瞒违法或行政疏失;为掩饰特定自然人、法人、团体或机关之不名誉行为;为拒绝或迟延提供应公开之政府资讯等目的为之。」故国安局「永久机密」或调查局「延长期限」之核定,均逾越法律之规範。

同法亦规定︰「国家机密等级核定后,原核定机关或其上级机关有核定权责人员得依职权或依申请,就实际状况适时注销、解除机密或变更其等级。」国安局之上级机关为国安会及总统府,调查局的上级机关为法务部及行政院。如果不是蔡总统和苏院长支持国安局与调查局的说词,就应该追究违法滥权与行政怠惰之责任,撤换失职的国安局长、法务部长或调查局长,并即时主动进行解密之核定。

而立委也不是质询过就算了,依「国家机密保护法」规定,「立法院依法行使职权涉及国家机密者,只要以秘密会议或不公开方式行之,得于指定场所依规定提供阅览或答复。」立法院何不举行秘密会议,并行使调阅权,看看所谓「涉及国家安全情报来源或管道」究竟是什幺碗糕?

扛着追求转型正义大旗的政府,对于法律明确规定的政治档案解密工作,任凭国安相关机关践踏,党国余毒依然作祟,顽强阻挡真相解密。不禁要问,是谁在纵容国安系统掣肘转型正义?

(作者为台联党主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