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应该提出公共争议的解决办法?
2019-08-09

谁应该提出公共争议的解决办法?
图╱联合报系资料照片

经过318学运和现正持续的反核四活动中,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,若媒体作的深度报导不算,反方的意见总是洋洋洒洒,就算是懒人包也是密密麻麻,更不必讲各式评论文章总是「文长慎入」,因为光是讨论什幺是少数服从多数,就可以来个万言书古今往来旁徵博引还要看看别的国家是怎样。

但是支持服贸或拥核的意见呢?我不敢说百分之百,相对而言几乎是非常简单的逻辑:反服贸就是锁国、不敢竞争、经济没有发展;谈到反核就是会缺电、会涨价、会影响企业竞争力,当然最后还是扯到经济发展和全国人民的生活。内容很少直接正面的论述为何要支持或赞成,对于反方的意见也几乎不做逐条回应。

这些都是一些观察,但令我不解的是,最后难免都会来这幺一句:「你们这些反对的人,不然提出一些建设性的办法啊?找不到工作怎幺办?用电量不够怎幺办?」

先抛开这些议题回想一下。在各式职场会议里充斥着类似的言论和思维,但最后这些会议结论实行之后,真的是最好的办法吗?有好的结果吗?这些话十之八九通常是提案的人或他的长官说的,即便坐在台下的你就是觉得这样做不太好,但因为现场实在也无法迅速整理出什幺像样的提案,只好默不作声或假装陈述一些不痛不痒的意见也就作罢。

再换个方式想一下。出门前孩子跟你闹脾气,不肯穿上你替他準备好的衣服,请问你的反应是什幺?要嘛就是强迫他穿上、不然你应该会让孩子去衣柜里翻箱倒柜选出自己想穿的,我想应该没有人会请孩子立刻「具体描述」要穿什幺颜色、什幺样式、搭配什幺鞋袜吧?

用父母和孩子来做比喻再恰当不过。对国家而言,我们就是它的子民。政府拥有的资讯、所能行使的各项权力(不论奖或惩)和代表性(对外交涉谈判)都和父母极为类似,权力关係不对等的状态下,你怎幺能要求孩子用你的语言高度和思考水平提出另一套反驳意见?更何况,孩子有这个能力吗?若政府不愿公开各类数据和资讯、没有积极沟通的管道,那幺我相信人民如同孩子般,是没有能力提出解决方案的。

因为这样,你就不准你的孩子说「不」吗?

另一方面,我也不认为反对者「必须」提出解决方案。身为一个公民,我们尽了纳税义务,就是让政府公务员「全职」的专心于各项国家事务,而各类国家考试也确保公务员的素质能够执行这些任务,研究各类数据、出国考察他山之石,为我们自己研拟出最佳策略方案,不然我们要政府和这些公务员们干嘛?整体国家机器怠惰、制度结构鬆散,难不成我们每天上班谋生活、下班还要研究国家政策?

若今天是长官下令,下週几前立刻交一份替代方案的报告上呈,你看看会不会全员鸡飞狗跳拼命干活?那为什幺今天「人民」说这份提案不过,就要自己再提一份?

人民的公僕看来是好听话。官僚文化已经让政府成为人民的「公妈」了!

方法绝对有,放下私利私欲,未来的道路很清楚;还权于民,我有说「不」的权利,我们也很愿意贡献一己之力参与其中,但那并不代表提出攸关全民的国家政策也是纳税人的责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