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玉凤关注北区暴雨水浸对策
2020-02-07

八月二十七日晚的一场倾盘大雨,导致本澳多个地区水浸,与过往内港低漥地区水浸情况不一样,是次暴雨重灾区主要集中在青州、台山、筷子基等北区地域,以青葱大厦、青州坊最为严重。据网上图片显示,一些路段洪流氾滥,水位直达小腿,远看几近半淹车身,教人惊心动魄。

今次暴雨再次为本澳治水敲响了警号,除了内港低地外,北区水患亦已成为不容忽视的新难题。据民政总署回覆电台查询解释,由于「相关地区原属未开发地段,过去雨水能排走,但近年社区发展对旧式雨水渠道造成压力,加上鸭涌河出水口被河床淤泥阻塞,亦影响管道的排洪能力。另外,周边工程对水浸亦有一定影响,民署已要求承建单位加强预防及清理渠道。」建设办及承建商则指水浸与青州周边的青茂口岸工程无关。有意见指,是由于该区公共渠网时有泥沙杂物淤塞,导致排水能力不足所致。原因何在,责任谁属,一时间难以釐清。然而可以肯定的是,随着北区众多公厦落成,以及日后口岸开通所带来的种种发展,地下渠网的负担亦必然会日益加重,其总体规划及维护疏通等工作,必须早日筹谋。

为此,社会各界近日亦纷纷出谋划策。有意见指,要利用狗场重整的时机,开闢地下蓄水池,从而梳理整个北区的排水网;又有建议在内港现有码头上建设向外延伸的「海洋平台」,其下设置大型蓄洪箱;亦有建议指在筷子基北湾抽走海水建蓄洪池,并配置大型泵站等设施。这一系列的建议,政府有必要认真思考,广泛谘询研讨,从而订定整全而长远的治水方案。

为此,议员林玉凤谨提出如下质询:

一、对于八月底的豪雨泛滥,水淹北区,各界就其成因都列举了不少要点及论据,当局会否对此详加参考查察,再行仔细调查水浸的根源所在?到底是周边工程所致,还是公共渠网的疏通清理工作仍然做得不够?

二、对于青州以至周边地区等多个水浸黑点,当局有何即时的应对措施及根治方案,其各个步骤和实行时间表又如何?而根据民署回覆,鸭涌河出水口被河床淤泥阻塞是此次水浸成因之一,对于整治鸭涌河的问题,民署又有何对策?

三、社会各界都就北区治水方案给了不少建议,政府会如何汲收和统合这些意见?会否考虑召开各种谘询和专家论证会议,论证各个方案的得失利弊,逐步产生较为妥善的方案,从而形成集思广益、下意上达的良好治理机制?